神话故事:为了救妹妹,女子甘愿献祭给恶龙,乞丐:把我拐杖带着

明朝年间的一个晚上,姑娘阿沁躺在床上,被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然而等待她的却是无法接受和难以面对的现实。

因为此时的她被关在镇上烟花之地的一个屋子里,她想呼救,可是嘴巴被堵住,她想逃跑,手脚都被捆着,而且被门外的壮汉和老鸨盯着,让她一个弱女子如何逃脱?

可怜的阿沁只能含泪默默地祈求上苍能够可怜可怜她,救她于危难之中,因为家中重病的母亲还有妹妹阿珊,离不开她的照顾,那么她为何沦落至此?

原来阿沁住在一个名叫清水村的小山村,虽不富裕但有个幸福的家庭,有疼爱她的父亲和母亲,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阿珊,一家四口简单而幸福。

然而就在几年前,不知道什么原因,村东头山上的一个湖泊原本清澈甘甜的湖水,忽然变得浑浊,有股腥臭味,从湖泊流下河流两岸许多庄稼减收。

不仅如此,村中不少人得了怪病,有的人病死,有的人病倒卧床不起,虽然阿沁和阿珊没事,可是她的父亲因此去世,母亲卧床不起,需要吃药才能维持生命。

村里人都说是瘟疫,但又没有瘟疫来得那么快,不少人开始逃离村子,可是她们又能逃到哪里呢?难道过着沿街乞讨的生活?

由于她的家离镇上有点远,河流中的水流到镇上时已经变得清澈,所以镇上的人并没有受到影响。

无奈之下,阿沁独自一人去了镇上,她让妹妹阿珊在家照顾母亲,她自己签了三年的契约,在冯员外家做了丫鬟,想挣些钱养家糊口和治好母亲的病。

好不容易三年过去了,家乡的湖水和河水也恢复了许多,妹妹阿珊已经到了十三岁了,阿沁想回家和母亲还有妹妹一起生活,哪怕生活再苦再累,一家人是在一起的。

然而令阿沁意想不到的是冯员外要娶她做小妾,可是冯员外已经五十多了,娶了几个妾室,不过都没有好下场,死的死,疯的疯,因为冯夫人是个善妒的狠角色。

即便没有这个冯氏,阿沁也绝对不会同意嫁给冯员外的,所以说三年已满,要回家去,可是冯员外却拿出了契约,说阿沁签的是终身,是死契。

可怜的阿沁不认识字,她哪里知道冯员外早就在契约上动了手脚,冯员外逼着阿沁同意做他的妾室,要么就会被冯员外转手卖掉。

阿沁心想宁死或者被转手卖掉也不会嫁给冯员外,冯员外上了手段,威逼利诱之后,见阿沁宁死不从,真的将阿沁转手卖掉了。

阿沁以为会卖给别的家中做丫鬟,可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被买到了烟花之地,老鸨逼着她招呼客人,阿沁宁死不从,结果被捆在床上,任人宰割。

此时的阿沁心如刀割,她担心母亲和妹妹在家的情况,更担心她们知道了自己如今身陷烟花之地,会何等的难过?她将来如何见人?最后她决定,有机会一了百了。

正当她伤心难过的胡思乱想的时候,门被打开,阿沁顿时闻到一股酒味传来,阿沁转头一看,只见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,踉踉跄跄的走了进来,老鸨劝他别急。

可是当男子进来之后,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阿沁,吓得喊了一声“妈呀”,顿时夺门而出,老鸨觉得不可思议,因为阿沁是个漂亮的姑娘,男子不应该有如此反应。

可是当老鸨看到阿沁之后,也吓了一跳,可怜的阿沁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,因为此时的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为什么别人会吓得这么严重,难道自己成了妖怪?

等老鸨拿出一面铜镜让阿沁自己看一眼的时候,就连阿沁自己也被吓着了,因为她发现自己满脸漆黑,不仅如此,皮肤还坑坑洼洼,难道自己成了妖怪?

苍天就是这样可怜自己的吗?老鸨赶紧找来人给阿沁洗脸,可是怎么洗都没用,老鸨气得不轻,她花了银子买的阿沁,还倒贴了装扮阿沁的钱,如今她一分钱没挣到,阿沁却成了这副摸样。

留下阿沁吧,被别人发现,她怎么做生意?不留下吧,老鸨又心疼自己的银子,思来想去,老鸨抄起家伙将阿沁毒打了一顿,将阿沁赶了出去,让她自生自灭。

阿沁无处可去,只能趁着夜色,跌跌撞撞地往家里走,令阿沁不解的是自己虽然被老鸨毒打了一顿,遍体鳞伤,可是她并不觉得疼痛,而且很快就恢复如初。

等阿沁回到家里,见到了母亲何氏和妹妹阿珊之后,她将自己的经历说了出来,她们也难以置信,不管怎么样一家三口重新团聚比什么都好,只是她们担心阿沁接下来的生活。

她们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,因为如今的阿沁有一副吓人的模样,而且她有烟花之地的经历,所以村民们见到她都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避而远之,阿沁将来如何嫁人?

阿沁只能戴上面纱,每天上山采药,好在湖中和河流中的水都恢复得差不多了,母亲何氏也可以下床活动了,阿珊已经长大可以帮到家里更多,家里的日子慢慢好了许多。

可是好景不长,湖中的水突然变得乌漆嘛黑,臭气熏天,远超过以前,村里不少人因此病故,很多人卧床不起,何氏再次病倒,不过阿沁和阿珊没事。

很快村长站了出来说说:“乡亲们,我们村出了大事,必须要请一个高人来处理此事,否则全村老老小小都活不下去,不过请高人自然是要钱的,请大家为了保命,不要吝啬。”

村民们为了保命,纷纷拿出钱来,阿沁家也不列外,辛辛苦苦攒了一点钱都拿了出去,可是请来的道士有模有样的开坛作法之后,说出了又一个惊人的消息。

因为道士说:“我已经探明村里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,之所以湖水变质,是因为有一条受伤的恶龙来到了湖中,他的伤已经养好,现在要加紧修练,所以如此。

我已经和恶龙谈判过了,村里每年需要献祭一名未出阁的姑娘给他,他才会善罢甘休,让湖水变清澈,我们才可以过上以前平静的生活。”

那么问题来了,谁愿意将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献出呢?很快激动的村民想到了阿沁的家中,因为她们家中连个男丁都没有,不欺负她们家,欺负谁呢?

可是儿女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肉,何氏坚决不同意让任何一个女儿去,随后村长说出来一个方法,让大家都不得不接受,那就是通过抽签来决定。

然而连续抽了三次,都被何氏给抽中了,而且道士说阿沁模样恶龙不会喜欢,而且恐怕已经不是清白之身,如果恶龙动怒,那还得了?只能让阿珊去。

正所谓“愿赌服输”,何氏只能接受这个现实,到了晚上,阿沁立即对母亲和阿珊说道:“娘,妹妹,让我去,反正我也是苟且偷生,让我替妹妹去,到时候穿上喜服,盖上盖头,别人也不知道。”

手心手背都是肉,何氏泪流满面,阿珊含泪说道:“姐姐,你还是让我去吧,你为了我们家,去做了丫鬟,结果还被骗了,才会如此,我怎么能让你再受到一丝伤害呢?”

可怜的阿沁和阿珊姐妹俩互相谦让了许久,最后阿沁说:“若不是为了你们,我恐怕早就一走了之了,我是你姐姐,你得听我的,否则即便是你去了,我也不活,你好好活着照顾好咱娘。”

一家三口一夜未眠,到了凌晨,最后一家三口做了一个痛苦的决定,让阿沁去,何氏和阿珊帮着阿沁梳妆打扮,一边打扮,三个人都泪流不止。

因为天一亮,她们将会面临生离死别,阿沁就会被送入花轿,抬到湖边去,正当阿沁她们伤心难过时,忽然门外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。

自从阿沁回来之后,村民都很少来她家串门了,如今天还未亮,谁会来家里呢?可是既然有人敲门,还是要出去看看的,阿珊赶紧出去开门。

等阿珊进来之后,说道:“姐姐,阿柱哥来找你了,算他还有良心,我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不来见你了呢。”

那么阿柱是谁呢?阿柱和阿沁同龄,比阿沁大月份,他是个樵夫,和阿沁一起长大,青梅竹马,两小无猜,村里人都看好这对年轻人,将来会结为夫妻。

不过阿柱的父母不是很同意儿子娶阿沁,他们虽然知道阿沁是个勤劳善良,孝顺懂事,而且是个漂亮了姑娘,可是阿沁的家中过于贫穷。

后来在阿柱的苦苦相求下,阿柱的父母才勉强同意,可是没多久,阿沁去做了丫鬟,回来的机会很少,再次回来时完全变了一副模样,还被卖到过烟花之地。

因此阿柱的父母死活都不让阿柱再见阿沁,阿柱无奈只好不见阿沁,但是阿柱是个有情有义的好小伙,之前阿柱都会帮着阿沁照顾何氏和阿珊,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,比如送柴禾,劈柴,挑水等。

阿沁出事之后,阿柱虽然没有帮过阿沁她们,但是会偷偷地送些柴火或者粮食给阿珊,让阿珊代为转达,只是从来没有见过阿沁。

阿沁看到阿柱,忍不住泪流满面,她知道自己现在配不上阿柱,劝阿柱早点让他的父母为他寻门亲事,不要在自己身上浪费时间,并问阿柱为什么来家里?

阿柱见到穿着喜服的阿沁,含泪说道:“阿沁,你真的要替阿珊去祭祀恶龙吗?我不知道该如何劝你,因为如果你不去,那么阿珊就要去,对了,我这里有个拐杖你拿着。”

阿沁好奇地接过拐杖,问阿柱干嘛送自己一个拐杖?阿柱说道:“我知道阿珊天一亮就要被送走,你们姐妹感情很好,我知道你会很难过,伯母也会难过。

所以我偷偷地跑了出来,在你们家附近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,可是我爹娘说过,如果我来见你,他们就和我断绝关系,我听见你们屋里的哭声,我真的很难过。

后来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个跛脚的乞丐,他主动和我说明天去河边祭祀的将是阿沁,让我来见你最后一面。

并且将拐杖送给你,我不知道乞丐为什么要让我将拐杖交给你,但是我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,我真的很难过,于是我接过拐杖,鼓起勇气敲门进来了。”

阿柱的话让阿沁很感动,并不是因为拐杖,而是因为阿柱对自己的情意,毕竟他违背了父母的话,想见自己最后一面,阿沁何尝不想如此呢?

阿沁突然含泪问道:“阿柱,你相信我是清白吗?如果可以的话,我这样的模样,你还愿意娶我吗?”

阿柱哭着说:“阿沁,我相信你,既然我来看你了,就已经想好了,如果我们今生有缘,我一定会娶你,在我心中你是最美的,我怎么会嫌弃你呢?”

阿沁的心里感受到了无比的温暖,她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这最后一面没有白见,阿沁含泪说道:“阿柱,你回家吧,希望来世我们能够如愿。”

说吧,阿沁让母亲何氏和妹妹阿珊请阿柱出去,阿柱含泪离开阿沁的家里,因为他对眼前的情况也无能为力,因为此时他的父母都卧病在床。

天微亮,村里的轿子已经到了门口,村长拿了村里人凑的五两银子交给了何氏,让何氏扶着阿沁出了门,进了轿子,由于道士不在,村长和村民们也没检查蒙着盖头的到底是阿珊还是阿沁。

村里人将轿子送到了湖边,纷纷往回走,因为道士不在,他们怕恶龙如果发飙,会伤害他们,所以偌大的湖边,静悄悄的,只有阿沁一个人抱着拐杖,默默的等待着命运的安排。

忽然一阵狂风刮过,湖面上有了动静,阿沁觉得自己反正是将死之人,也没什么害怕的,更何况是替自己妹妹,她觉得值得,所以她走出了轿子,掀开了盖头朝湖中看去。

果然一条黑龙腾空而起,黑龙从湖底带出来的湖水,被风一吹,四处飘散,仿佛下了一场小雨,而黑龙见到了阿沁,好像吃了一惊,瞬间化成一个黑衣男子来到阿沁的跟前。

阿沁仔细一看,发现黑衣男子和村长请来的道士十分相像,只见黑衣男子怒道:“怎么会是你?不是说好的送来的是你的妹妹阿珊吗?”

阿沁吓得浑身发抖,她连忙说道:“黑龙,求你放过我的妹妹,她还小,才十三岁,要吃就吃我吧,我宁愿代替妹妹阿珊。”

黑衣男子冷笑道:“放过你阿珊?怎么可能,等我先吃了你,再吃你的妹妹不吃,不急于这一时半会。”

说完黑衣男子伸出手要抓阿沁的脖子,危急关头,忽然一个男子冲了过来,手里的砍柴刀直接劈向黑衣男子,阿沁一看竟然是阿柱。

“阿柱,快跑,别管我。”阿沁喊完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黑衣男子挥起衣袖,随手一档,阿柱的砍柴刀被震飞了,没几下,阿柱就被黑衣男子打翻在地,晕了过去。

黑衣男子对付完阿柱,转身直奔阿沁,阿沁见身材魁梧,身强力壮的阿柱转身间被打翻在地,她伤心地扑到阿柱的跟前嚎啕大哭。

眼看黑衣男子就要抓住阿沁的时候,忽然有一个身影出现,只见阿珊拉着一根木棍,打向黑衣男子,黑衣男子虽然被打中了,不过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黑衣男子转回头,看到了阿珊,冷笑着说来得正好,说完一掌打在阿珊的身上,阿珊顿时口吐鲜血,倒地而亡,阿沁见阿柱晕倒,阿珊身亡,悲愤交加。

她拿起地上的拐杖,奋不顾身地冲了过去,朝着黑衣男子打去,说来也奇怪,黑衣男子见到拐杖,似乎有些害怕,连忙躲闪。

可是阿沁毕竟是个弱女子,如何能打得过黑龙化身的黑衣男子,没多久黑衣男子闪过了阿沁的拐杖,随手打在阿沁的手臂上,阿沁仿佛手臂都被打断了。

当然阿沁手中的拐杖被打飞了,刚好砸在阿珊的身上,顿时一声巨响,紧接着一道金光从阿珊的身体和拐杖上闪现出来,就连黑衣男子也被吓得倒退了几步。

顷刻间,只见从阿珊的身体中,有个雉鸡模样的身影缓缓升起,到了空中,迅速变成了一个姑娘的模样,黑衣男子怒道:“飞飞儿,你终于还是出现了,这次我一定不会对你客气。”

飞飞儿怒道:“恶龙,你想得美,当年我因为看管你的时候,偷了懒,让你侥幸逃脱,我被师傅惩罚,转世为人,就是为了抓住你,只是我只是普通的人,不认识你而已。

如今你打死了阿珊,那是我的肉身,如今我元神归位,这次一定轻饶不了你,你还不束手就擒?我可以饶你不死。”

“大言不惭!”黑衣男子说完,化成黑龙飞向空中和飞飞儿打斗了起来,此时的湖边狂风大作,电闪雷鸣,还好阿柱此时醒来,阿沁捡起拐杖,扶着阿柱躲在了草丛中。

很快阿沁和阿柱发现黑龙占了上风,他们两个普通的凡人知道帮不到阿珊,也就是现在的飞飞儿,果不其然,没多久飞飞儿被打落在地上。

飞飞儿喊道:“阿沁姐姐,你们发现拐杖了吗?赶紧扔给我,我对付黑龙好像有些棘手。”

阿沁虽然难过妹妹阿珊已经不在了,但是她知道阿珊是飞飞儿的转世为人,不禁为妹妹高兴,如今她终于重回仙班,再也不用经历人间的疾苦。

想到这里,阿沁站了出来,冲了出去,将拐杖抛给了飞飞儿,飞飞儿接过拐杖,如有神助,没几下就将黑龙打得抱头鼠窜,可是黑龙又逃不脱。

没多久,偌大的黑龙被飞飞儿手中的拐杖,打成泥鳅大小的模样,躺在地上,飞飞儿抡起拐杖就要结束黑龙的性命,忽然她手中的拐杖飞走了。

只见空中缓缓飘落一个打扮奇特的道长喊道:“徒儿,休要害他性命,他修行不易,且先留着他,等我回去再好好收拾他吧。”

飞飞儿赶紧冲了过去喊道:“铁拐李师父,我错了,谢谢你帮了我,将拐杖借给我,不然我一时半会还降服不了这头恶龙呢。”

阿沁和阿柱见八仙之一铁拐李出现,而且飞飞儿是他的徒弟,赶紧跪倒在地,恳请铁拐李救救家里的人。

飞飞儿也跪倒说道:“师父,都是我的错,连累村民受苦,你老人家就行行好,发发慈悲吧?对了,我的师弟颠颠儿呢?”

什么飞飞儿,颠颠儿,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名字呢?阿柱忍不住问了一句,飞飞儿说道:“我本体是雉鸡,颠颠儿本体是野兔。

我们原本在山中修行,被更厉害的妖怪控制,祸害百姓,师父将妖怪降服,收了我们做他的徒弟,随他修行,师父,你就救救他们的家人和那些村民吧?”

铁拐李说道:“一切都是定数,也不能完全怪你,你不必自责,你师弟我安排了别的事情,你随我回去就能见到他了,凡间的事情还是交给凡间的人来处理吧?”

可是怎么处理呢?阿沁和阿柱还有飞飞儿都好奇地询问道。

铁拐李从葫芦中倒出一颗药丸递给阿沁说道:“你将药丸吞下,那些因为水质原因生病的人,你只要用手指弹他们的额头,他们就会好了,轻重你自己把握,哈哈。”

阿沁吞下了药丸,觉得神清气爽,浑身充满了力量,她看着飞飞儿含泪说道:“飞飞儿,在我心中你永远是我的妹妹阿珊,可是人仙殊途,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?”

飞飞儿抱着阿沁含泪说道:“姐姐,这些年有你和娘疼我,爱我,照顾我,我这一生虽然过得清苦,但是我是幸福的,我也舍不得你们。

可是我又不得不走,阿柱哥,我娘和我姐姐就拜托你了,如果你胆敢对不起她们,我可不客气哦!”

飞飞儿说完,对着阿沁的脸施法,她希望能让姐姐恢复原来的容貌,可是毫无作用,连忙问师父铁拐李是怎么回事?

铁拐李笑了笑说道:“是我让你姐姐的脸变成这般模样的,她才可以逃脱回到家中,你自然没办法让她恢复了,时辰到了,自然恢复,你别操心了。

就好比做人一样,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,不是不报,时辰未到,时辰一到,立刻就报,你随我走吧!”

说完,飞飞儿随着铁拐李消失了,而原本阿珊的身体也消失不见了,阿沁赶紧和阿柱跑回了家中,她用手指轻轻在何氏的额头上弹了一下,何氏的身体恢复如初。

但何氏得知女儿阿珊已经重回仙班,既高兴又难过,何氏含泪说道:“难怪我生阿珊的时候,梦见一只雉鸡忽然向我飞了过来,如今她有了好的去处,该为她高兴才是。”

阿柱见何氏恢复如初,赶紧请阿沁去自己家中救救自己的父母,阿沁自然乐意,阿柱的父母得知阿沁和阿珊的经历之后,感慨万分,连忙跟阿沁说对不起,请她救救自己。

阿沁弹了他们的额头,他们的身体也都恢复了,此时迅速传开,原本那些人见到阿沁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,避而远之的村民纷纷被家人抬来到阿沁的门口,求阿沁救救自己。

善良的阿沁并没有责怪村民,而是挨个用手指弹他们的额头,村民们纷纷回复,磕头谢恩,感激不尽,阿沁连忙说要感谢,就感谢妹妹阿珊,尤其是感谢铁拐李大仙。

大伙又朝着空中磕头谢恩,村长说道:“阿沁,对不起啊,我是被恶龙变得道士蒙蔽了,如今我们身体虽然好了,湖水和河水也都清澈了。

可是因为这个庄稼绝收,家家户户的存粮快吃完了,很快就是冬天,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过啊,能否求求你的妹妹阿珊,也就是现在的飞飞儿,或者求求铁拐李大仙呢?”

正当阿沁犯难了,因为飞飞儿和铁拐李走之前,并没有告诉阿沁以后如何请他们下来,众人听了村长说的话,纷纷苦苦哀求阿沁,让阿沁想想办法。

正在此时,只见有两群人哭着喊着跑了过来,一群是冯员外家中的人,另外一群是老鸨和他的手下,说不知道怎么搞的,得了和清水村一样的病,花了好多钱都没有效果。

他们听说阿沁能治好这种怪病,于是纷纷来求阿沁,阿沁真的不想救他们,毕竟冯员外逼着自己嫁给她做妾室,阿沁不同意,结果被转卖。

老鸨没少打过阿沁,最后见阿沁变了模样,将她毒打一顿才放过,可是毕竟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”,所以阿沁有些心动。

就在此时,阿沁的耳边想起一个熟悉的声音,那声音是妹妹阿珊的,也是飞飞儿的声音,阿沁听了之后,顿时点了点头,飞飞儿说了什么呢?看阿沁说了什么,做了什么就知道了。

阿沁说道:“冯员外,大家都知道你为人刻薄,爱财如命,你既然求到了我,我不救你,显得我没人情味,但是要我救你也行。

要拿出粮食分给我们村里的人,让他们度过难关,记得是白送,别耍花招,另外我们村里的人都是租你的耕地的,今年没有收成,租子就免了吧?如果你要反悔的话,你的病会复发的!”

郑冯员外赶紧照办,阿沁治好了冯员外及其他的家人,冯员外不知是因为良心发现,还是因为忌惮旧病复发,总之比以前好了许多。

再说老鸨一干人等,阿沁说道:“你们不要再做以前的营生,既害了很多的良家妇女,也破坏了很多的家庭,你们若要反悔,重操旧业,病也会复发的。”

老鸨众人只好照办,阿沁治好了他们的病,黑龙的事情告一段落,阿柱请来了媒婆到阿沁家里提亲,阿沁问阿柱自己这个样子还要娶吗?阿柱的话斩钉截铁。

全村人为阿柱和阿沁举办了隆重的婚礼,有情人终成眷属,第二天早上,阿柱醒来时,欣喜若狂地冲下床,拿着铜镜对阿沁说:“娘子,你恢复以前的模样了。”

阿沁对着铜镜一看,果然如此!

(故事完)

声明:本故事旨在传承民间艺术,劝人为善弃恶,弘扬传统美德,与封建迷信无关,谢谢阅读,欢迎点赞,并对故事中的人物或情节发表您的评论。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
「神话故事:为了救妹妹,女子甘愿献祭给恶龙,乞丐:把我拐杖带着」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