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次美妙的文学旅程(一次美妙的旅行作文)

作者:刘宇阳

如果你是一名文学爱好者,想了解灿若星河的西方文学名著和文学家,又不想累于深奥、枯燥的文学理论,那么这部《西方文学之旅》(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)将是你的最佳选择。此书由清华大学原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副院长、中文系主任徐葆耕教授倾心而著。关于西方文学史的论著有诸多版本,《西方文学之旅》的特别之处在于饱含人文关怀,深入浅出,娓娓道来,让人越读越能体会到愉悦之感,的的确确是一次惬意的文学旅程。

《西方文学之旅》带领读者登上文学之舟,漫游在数千年西方文学绚丽的长河中。从希腊神话开始,行过了文艺复兴的文学繁荣,驶过了启蒙文学的文学革命,经历了浪漫主义运动和“世纪病”,体会到人的异化和意识流,直至贝克特、索尔·贝娄、杜拉斯这些已经成为经典的现代作家。

“旅”,鲜明地体现出著作的定位和特点。作者文笔优美、语言流畅、观点独到,使读者的阅读体验流畅、畅快。作者特别强调对文学的鉴赏,把这一元素贯穿于各个层面,为读者提供了文学鉴赏的思路和方法。

自人类发明文字,文学也就在孕育中。随着历史从古至今的发展,人的意识经历了从充满浪漫想象的“神本位”到物质与理性主导的“人本位”,再到精神分析、存在主义等现代人格元素的产生过程。《西方文学之旅》依此历程,分八个篇章展开讲述。从希腊神话开始,剖析了当时人们心中“神”的爱恨情仇、希腊民族性格的丰富性和整体性,以及“人”的命运与觉醒,谈到了神话永久性魅力之所在——这是“人类童年时代的诗”。在中世纪,希伯来和希腊文化犹如两条河流,时有渗透,但基本上泾渭分明。然而,到了十四、十五世纪,两股文化河流出现某种既对抗又融合的趋势。这种趋势要求一个伟大的人物来实现它,诗人但丁的《神曲》问世了,它把西方世界提到了一个新的文化层次,后来的文艺复兴正是在但丁开辟的这条道路上前进的。但丁和他的《神曲》在欧洲文学史上成为一座巍然耸立的丰碑。

在星河灿烂的文艺复兴时代,堂吉诃德出现了,代表着高度的道德原则,理想化,反压迫;彼特拉克带来了近代爱情诗的奇喻;而伟大的莎士比亚,给了世人爱与情感的高峰体验,却又不乏精彩的讽刺。中世纪诞生了古典主义、新古典主义,然后我们就来到了浪漫主义,这期间是莫里哀的“伪善”和卢梭的“忏悔录”,伏尔泰、歌德,在西方失去了神性的指引后,他们该走向何方?作者对西方文学深邃的解读和独到的见解,始终流淌在本书的文学史演变进程之间。

工业文明对西方的思想与文化带来了极大冲击,文学革命则是通过文学的改变来解决物质文明发展带来的异化问题。卢梭试图将囚禁的情感解放出来,歌德《浮士德》竭力探索人生意义和社会理想的生活道路,法国的司汤达、雨果、乔治桑,英国的拜伦、雪莱、济慈,俄国的普希金……他们创造了属于自己的,也属于那个时代的浪漫和审美。

文学的小舟随着时间前行来到19世纪和20世纪,社会飞速发展,物质和金钱成了资本主义世界的导向。巴尔扎克、狄更斯、马克·吐温、莫泊桑、陀思妥耶夫斯基、列夫·托尔斯泰,等等,他们在人类的贪婪和欲望之间,探寻着人的心灵真谛和情感密码。

最后是“荒原”的世界,超现实主义、象征主义、意识流、未来主义纷纷登场。卡夫卡执着于人的异化,加缪《局外人》对荒诞进行了写实描绘,萨特《恶心》对荒诞进行了感觉描绘,海明威带来了“硬汉”形象……强文化对于弱文化进行侵入,再至战后垮掉的一代。人类早已不是那个畅想着上古神话的“孩童”,成为不停沉思、能清醒地认识自己却又越来越难以认清自己的“成年人”。

书的结尾提到,纵观西方文学的漫长历程,可以得知,真正的自由境界绝不是随心所欲的自由放任,也不是对现存秩序的忍从逃遁,而是人与自然、人与社会、理性与非理性、个人与集体、个人与他人、个人内心诸因素的和谐统一,是集体普遍性制约和个性潜能多方面发展的高度一致。这给每一位读者提供了一个可参照的坐标,明了文学的意义在哪里。

《西方文学之旅》没有高头讲章的正襟危坐、居高临下,更像文友之间的闲聊,作者的惊奇、喜悦、气愤、伤感等种种情感都在字里行间跳跃着。徐葆耕先生不仅是文学的解读者、鉴赏者,还是创作者。因此,《西方文学之旅》是文学爱好者“亦师亦友”之书,让人在亲切之感中,陶然畅游于西方文学的长河里。(刘宇阳)

来源: 河北日报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
「一次美妙的文学旅程(一次美妙的旅行作文)」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